鬼谷奇术:教你如何锁住对方内心!
发表日期:2019-06-13 09:06作者:admin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大全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
鬼谷奇术:教你如何锁住对方内心!

【案例分析】飞箝:锁住对方内心的智术“飞箝”之术是纵横家在外交活动当中经常使用的技法之一。

肥义、城浑、杜赫、苏秦、公孙衍等等策辩之士在进行游说时都会将其点染其间,以济宏论。 但由于他们面临的形势极为复杂,故而往往在行此精术时掺用辅料,或间以“忤合”,或杂以“揣摩”,有时甚至还要加上“抵巇”和“内楗”配合使用。 这样一来,他们的事迹就不能单独作为“飞箝”的典型案例来分析。

经过考校,在《战国策》的497篇文章当中,“张仪说楚怀王”与“甘罗说张唐”应当更具有代表性。 张仪来到楚国之后,由于得不到赏识,始终无所作为,以致资财匮乏。 于是,他的随从心怀愤懑,想要弃主而去。 张仪说:“你一定是因为得不到赏钱,才心灰意冷吧?没关系,我这就前去拜谒楚王,顺便诈些盘缠!”翌日,张仪前去拜见楚王,陈述自己的韬略和主张,楚王听后龙颜不悦。 张仪说:“大王不用我,我就到北方拜谒三晋之地的国君。 ”楚王说:“先生自便吧!”张仪说:“大王对三晋有何所求?有什么需要我带回来的,尽管开口。 ”楚王说:“黄金、珍珠、玑珠、犀革、象牙都出自楚国,我能对三晋有何所求呢?”张仪说:“大王不好女色吗?”楚王说:“什么意思?”张仪说:“那郑国和周国(韩国属国)的女子,个个花枝招展,霓裳广带,虚步凌波,站在大街巷口,如果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呢。

”楚王说:“楚国是一个偏僻的国家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。

希望先生为我物色一二,带入宫中。 ”于是赠送给张仪大笔钱财。 楚王的宠妾南后和郑袖知道此事,大为吃惊,就派人对张仪说:“我们听说将军要到韩国去,那里路途遥远,我这里有黄金千斤,送给您作为养马的草料钱。 ”郑袖也给了张仪黄金500斤。

二人的话外之意,是希望张仪不要挑个艳若桃李的女子回来,以致后宫粉黛无以立身。 张仪辞别楚王时,说:“此一去万里迢迢,关山阻隔,希望能与大王饮酒作别。 ”楚王说:“很好。

”于是设宴与张仪对饮。 酒至半酣,张仪一拜再拜,请求说:“这里没有外人,希望大王邀集左右亲近一块畅饮。

”楚王说:“好。

”于是找来南后和郑袖,一起陪酒助兴。 席间,张仪故意瞟了一眼南后和郑袖,而后突然跪地请罪,说:“我对大王犯有死罪。 ”楚王说:“这是为什么?”张仪说:“我走遍天下,从来没有见过像南后、郑袖二位这样的美人,她们蛾眉螓首、皓齿朱唇、梳云掠月,简直是不可方物。

我却恬不知耻的说要为您寻找美人,这岂非大言欺人么?请求大王将我处以极刑!”楚王放声大笑道:“您就不必挂心了。

我本来就认为天下的美女谁也比不上她们两人。

”就这样,张仪既得到了赏赐,又哄的楚王和他的爱妃们笑逐颜开。 (《战国策-卷十六》原文:张仪之楚,贫。

舍人怒而归。 张仪曰:“子必以衣冠之敝,故欲归。

子待我为子见楚王。

”当是之时,南后、郑袖贵于楚。

张子见楚王,楚王不说。

张子曰:“王无所用臣。 臣请北见晋君。

”楚王曰:“诺。

”张子曰:“王无求于晋国乎?”王曰:“黄金珠玑犀象出于楚,寡人无求于晋国。

’张子曰:“王徒不好色耳?”王曰:“何也?”张子曰:“彼郑、周之女,粉白墨黑,立于衢闾,非知而见之者,以为神。 ”楚王曰:“楚,僻陋之国也,未尝见中国之女如此其美也。

寡人之独何为不好色也?”乃资之以珠玉。

南后、郑袖闻之大恐,令人谓张子曰:“妾闻将军之晋国,偶有金千斤,进之左右,以供刍秣。

”郑袖亦以金五百斤。

张子辞楚王曰:“天下关闭不通,未知见日也,愿王赐之觞。

”王曰:“诺。 ”乃觞之。 张子中饮,再拜而请曰:“非有他人于此也,愿王召所便习而觞之。 ”王曰:“诺。 ”乃召南后、郑袖而觞之。 张子再拜而请曰:“仪有死罪于大王。

”王国:“何也?”曰:“仪行天下遍矣,未尝见人如此其美也。

而仪言得美人,是欺王也。 ”王曰:“子释之。

吾固以为天下莫若是两人也。 ”)韩非子曰:“因事之理,则不劳而成。

”张仪为何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取利益?原因有三:一是张仪能够“量智能、权财力、料气势,为之枢机”,也就是对楚王的智慧、才能以及性格弱点了如指掌。

他深知楚王虽怀大志,但是为人枉曲直凑,不过“騃童钝夫”而已,更兼好色无厌、虚荣心强,这就为其发动计谋提供了有利基础。 二是张仪还能不失时宜的“以迎之、随之,以箝和之,以意宣之”,亦即投其所好。 针对楚王的“好色无厌”,他就说“彼郑、周之女,粉白墨黑,立于衢闾,非知而见之者,以为神”;针对楚王的“虚荣心强”,他就赞美楚王的妃子“仪行天下遍矣,未尝见人如此其美也”。 一连两次都出语精当,不失其度,堪称“寸辖制轮”。

三是张仪布局巧妙,动不失机,令楚王陷于“形格势禁”之地。 张仪自请死罪,在常人看来是甘行大险,实际上,这却是万无一失的“抵巇”之术。

此举既圆了楚王的面子,又令南后、郑袖二人如释重负、怡然自得,同时也显得自己“璞玉浑金、真心实意”。 如果楚王真的杀了他,不仅等于承认自己智术短浅、为人所诓,更会拂逆南后、郑袖之心。 换句话说,即便楚王此刻知道自己已经中计,也不得不就坡下驴。

当然,张仪为了诈取钱财而妄用“飞箝”之术,不免为人所鄙。

相比之下,甘罗小小年纪就为国家社稷献计,更值得赞许。

上一篇:海南省农业厅黄正恩:把好六关让全国人民吃上放心的“海南牌”农产品

下一篇:台州市人大代表杨曙忠酒后驾驶造成4死6伤

软件下载
更多
补丁下载
更多
宠物大全下载
培训报名  论坛讨论 
图书订购  软件订购 
图书查找  中心站介绍 
联系方式
软件发行:021-600000000000
技术支持:021-宠物大全首页
资料发行:021-600000000000
广告业务:021-600000000000